辦公的夜燈 半夜還開著 領不到漸漸少去的薪水

 

回到澳洲卻已來不及 等待任何時薪都不可得

 

微弱的民怨 冬天裡喊著 回不去投票當日的那個

 

沒有藍天 又何必去投 怎麼適合

 

台人笑靨掉了 爸爸眼淚掉了 該出現的所有年終瞬間掉了

 

小孩沒有紅包 少了牛的餐桌 政府是最可怕的敵人

 

美滿情節掉了 勞工臉白掉了 該屬於我們的日夜薪也掉了

 

荷包沒有上漲 缺了口的謊言 不失業的藉口全掉了

 

曾經喊過的話 分享過的未來 在心中不斷敗壞

 

貪汙不能承認 偷偷擦去汙痕 八年過了還是會很冷

流星射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